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教育

【论文】诗歌的节拍形态

2017-10-16 11:56:38     来源:     浏览次数:

[提要] 本文通过分析诗歌的意义与节奏、语言学及修辞形式之间的联系,回顾各种理论解决该问题的方法与学说,提出了自己的、新的解决办法,即:节奏的节拍形态说;并对有关的概念和理论进行了阐述。

             

作者 高莹

关键词:节拍形态    节奏    节拍    形式    修辞

KEY WORDS: temporal paradigm    rhythm     beat   form       rhetoric

摘要本文通过分析诗歌的意义与节奏、语言学及修辞形式之间的联系,回顾各种理论解决该问题的方法与学说,提出了自己的、新的解决办法,即:节奏的节拍形态说;并对有关的概念和理论进行了阐述。

ABSTRACT:By analyz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etic meaning and rhythm,linguistics and rhetorics,and through the reflection of various approaches to dealing with this relationship,I recommend my own approach to it,that is,temporal paradigm in poetic rhythm.Then discussions on the concepts and principle are done.

I.引子

与小说和戏剧不同,诗歌不能被转换成电影等其它媒体来欣赏。其价值的基础由其节奏、语言及修辞决定。因此诗歌的主要问题就是找出其意义、社会内涵与历史内容等与节奏、语言学及修辞形式之间的联系。如Aviram(1994)所指出的:要实现这一目的有三个相互联系的做法,即:1。形式支持意义或内容;2。意义或内容支持形式;3。意义或内容与形式无关但与诗歌本身有关。就这三种方式而言,最常见的是1,将3作为其辅助形式。而对于2,则没有进行足够的尝试。在他看来,诗歌节奏的过分突出(obtrusiveness)响了其对人体感觉、感情以及整体感受的反映。过分的润饰与矛盾的意义影响了诗歌的表达。做法3是典型的形式主义的(formalism观点,二十世纪的理论家如 Ransom (1941)、Vendler( 1969, 1980, 1983, 1984, 1988, 1995a )等都采取这一观点。

在此观点下,诗的形式并不支撑诗的意义,但构成了对其本身有价值的美学结构。形式的顺序将诗歌分成各部分,并将各部分联系起来,创造出感觉上的象征,如:对称、交错、循环、聚集、放射以及等级层次形式等等。这些象征赋予诗以“诗味”,这正是语言作为交际工具的主要功能,与其它交际功能,如:表达、意动、所指、文化语言学(metalinguistic)等具有同等地位(Jakobson)。一直认为,诗歌不仅能实现交流或美学结构,而且表达着人性与历史的重要事实,所以方式23就不受欢迎。因此最受欢迎的方式就是修辞,即诗歌要生动。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诗歌与散文或戏剧并无根本上的区别。诗歌的形式支持着意义,对其它手段所表达的内容进行取舍、连接、突出和雕琢。诗歌的主要功能就是润饰虚构的讲话人、听话人、话语以及栩栩如生的场景,引起人们感情上、智慧上、感觉上的反映。诗歌使得这些场景更聚集、更清晰,使人们的视觉、听觉以及其它感觉受到冲击。 在此观点下,诗歌是不可用白话来释义的;因为,诗歌形式的修辞效果是极集中而又华丽的,缺之便使诗歌黯然失色。因为诗歌的这一修辞方式是常识又易学,所以成为长期以来诗歌教育与评论的主导方法。最近,其最重要的体现是“新批判主义(New Criticism)”。

新批判主义是二十世纪后半期诗歌教育的主导。然而,诗歌的新批判主义方式含有许多问题,并且学习者浅尝辄止。纯粹的批判主义不愿顾及诗歌的形式,因此也就不管诗歌形式与诗歌意义间的联系。另一方面,二十世纪后半期的诗歌理论一贯拒绝新批判主义的观点,强调诗歌形式中图标/模仿理论(iconic/mimetic theories)的弱点。虽然很容易找出诗歌的声音、语法、节奏支持意义的例子,但更多情况是,这一支持没有发生或是不明显。

当今著名的诗歌理论家,如Meschonnic 、 Wesling、 Vendler和 Bernstein等,解决这一难题的主要方式为非理论的实用主义(atheoretical pragmatism),即:有时悲观、有时乐观,但总是有所偏爱而又支离破碎的。诗歌的这些问题是尽人皆知的,但又令人遗憾 。对于这些问题,没有很强的理论来解决。 Wesling说过:“诗歌的失败主要在于其缺乏‘首要的诠释(hermeneutical)原理’”(Wesling,1996: 37).

II.节拍形态说

我认为,可采取方式2的变通形式来解决这些问题:诗的意义取决于诗的形式,两者又都取决于节奏,形式离节奏更近些(Cureton 1992)。这一方式的新颖之处在于其认为诗歌本质上是节拍的(temporal),即:由节奏形式的定义特征来决定其结构的顺序。这些节奏特征上升到语言与修辞,形成节奏上的逻辑,然后决定着诗歌技巧(如:形式、概念、修辞及语用等)的主观的/心理的价值。另外,诗歌的所指意义也是有节奏顺序的。

    这一方案的主要任务是:A,确定什么是节奏。B,说明节奏是组织语言、修辞及其它诗歌形式特征的基础。C,说明节奏是组织与发展人类主观及其物理、社会、文化、历史内涵的基础。

大而言之,这一节奏构成有四个方面,即有四个人为的节拍形态(temporalities),即:循环的(cyclical)、中心的(centroidal)、线性的(linear)、相关的(relative)节拍形态(Schenker 1935/1979, Cooper and Meyer 1960)。这些节拍形态在形式上都有不同的节奏来确定,可称其为:音步(meter)、聚合(grouping)、延伸(prolongation)与主题(theme)。这四种节奏元素反映在其产生的主观节拍形式上就是循环、中心、线性与相关。音步产生循环的节拍,通常是反复的。音步的基础是节拍,是突出的。节拍上,整个节奏外型不断重复,并由起始节拍将其分开,最后失去力度。聚合产生中心节拍,不断地处于中心位置,把节拍流temporal stream分成几个小组项目,每组都有一个唯一的突出(prominence),构成节奏核。这些节奏核然后分组、聚合,形成等级层次。延伸产生线性节拍,它通过预示未来的节拍或者延伸已有的节拍,将现有的项目与起始/结束项目联系起来。主题产生相关节拍,将各种各样的、较远的项目与某一想象的项目,即:中心,联系起来。

这四种节奏形式构成四种不同的结构逻辑,并可由许多事项来区分,如:由节拍的范围与稳定性、由它们确立的节拍关系类型、由它们展开的节拍外形、由它们与之有关的感觉者及事项、由它们怎样在感觉者与其他感觉者之间产生联系以及由其项目所选择的位置、方向、趋向等。这些区别事项就是节奏形式的特征,其辨证关系就是诗的节拍形态(temporal paradigm)

节拍形态的力度与准确度来自节奏形式的特征及其连贯性。就诗歌形式、诗歌意义及其文化历史而言,人们都注意到譬如固定与自由、连续与同时、相同与差异等的重要性(Wesling:1996 ;Levy:1966)。影响诗歌的产出与接收的事项,如:语法、修辞、节奏、诗歌形式、文化、历史等,有其形式结构;然而,较少的诗歌特征很难激发形式结构的范围。

III.结语

人类认知的主要产物是语言、意识形态、社会、文化、艺术以及历史等等,这些产物的结构与演化就是诗歌节拍形态的中心。在这些领域内,演化的产物倾向于二次排列,这些排列的结构特征与四个节拍的定义特征相互关联。进而,从循环节拍到相关节拍间有一个可以预见的发展:从中心节拍到线性节拍,然后回到循环节拍。体现在诗歌形态上,这一节奏/节拍发展反映在许多领域中,引出认知发展、语言发展、文化发展、文学发展以及诗歌发展间的平行格调。节拍上的发展平衡着结构的完整性与表象力(representational power)。循环节拍结构上稳定但表象上欠缺,相关节拍的结构不稳定但表象丰富,中心节拍及线性节拍在这两者之间起着顺序与过渡的作用。

在诗歌的复杂结构中,虽然节奏有不同的体现与强度,但所有的元素都出现了。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诗歌中体现出的节奏有必要倾斜到某一节奏元素。这种节奏倾斜(rhythmic skewing)突出了某些形式事项,忽略了其它事项。当完全体现在诗歌节奏形态中时,这种节奏的倾斜确定着诗歌诠释的或然性(problematics)。

 

Bibliography

1.Aviram, Amittai. Telling Rhythm.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4.

2.Bernstein, Charles. A Poetics.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3.Cooper, G. and L. Meyer. The Rhythmic Structure of Music. Chicago: Uni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0. 

4.Cureton, Richard D. "Linguistics, Stylistics, and Poetics."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22 (1997a).

5.Jakobson, Roman. Language in Literature. Ed. Krystyna Pomorska and Stephen Rudy.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7.

6.Levy, Jiri. "The Meanings of Form and the Form of Meaning," In Poetics 2. Warsaw: Polish Scientific Publishers, 1966.

7.Ransom, John Crowe. The New Criticism. Norfolk, Conn.: New Directions, 1941.

8.Vendler, Helen. Part of Nature, Part of Us.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0.

9.Wesling, Donald.The Chances of Rhym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0.

10.Wesling, Donald. The Scissors of Meter: Grammetrics and Reading.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6.

 

 

 

最新推荐
热点新闻